您好, 欢迎访问【菲律宾申搏sunbet官网下载】网站
数字快报_知识知道
主页 > 星空焦点 >很多知识只是长得像知识而已 >

很多知识只是长得像知识而已

2020-07-09
浏览次数 184次

很多知识只是长得像知识而已

读书有没有用是老问题。很多人批驳「读书无用论」,但都没有批到本质。读书无用论的本质是,学习者不具备使学习有用的能力。最明显的是,仍然有太多人没有对「读书」进行分类。

熟读《唐诗三百首》,但我依旧牙痛,所以读书无用;研读高等数学,但我还是不幸福,所以读书无用;读过托尔斯泰和亚里斯多德的着作,但主管还是不喜欢我,所以读书无用;读了MBA学位,但月薪还是不到四万元,所以读书无用。

有的书是「颜如玉」,有的书是「黄金屋」。你在「黄金屋」里细细找了三圈,说根本没有「颜如玉」,你很失望。这不是书的问题,这是缘木求鱼。就像你向皮肤科医生谘询了一天,然后抱怨儿子的感冒没好。

读数理化可以益智,读文史哲可以怡情,读大学课程可以训练思维方式,读研究所课程能掌握科学方法。有些书是为了兴趣而读;有些书是为了拿到证书而读,适合以知识为中心的学习。

如果不会烧菜,那就去读食谱;如果总是和人起争执,那就去读与沟通相关的书;如果买不起房,那可以去创业,同时读读「如何经营一家餐厅?」「如何做好市场?」「怎样服务好客户?」这一类的书。有些书读来是为了解决问题或者提升能力,我们称之为「实用类阅读」。

所以,读书之前应该先确认自己的目的,选择不同的书,并使用不同的读法。实用类图书不用在乎是否读完,是否釐清了作者的逻辑、知识脉络,而应该化为己用,连结个人经验加以运用(至于原书的体系,并不重要。读实用类图书的关键是建构自己的知识体系)。

而小说或诗集,正读或跳读都无所谓,懂或不懂也无影响,沉浸其中,物我两忘,一个闲适的下午就这样消磨过去,比看电影开心,比旅游成本低,本身就是无用之用,又关乎什幺「读书无用论」!

古代有人生病了,不论什幺病──头痛了、手断了、消化不良了──都送到医馆,找同一个大夫用同一套「望闻问切」来看病。现代医院就不是这样,你到医院一楼大厅的服务台询问「我要看病,哪个医生最厉害」,对方一定不是直接回答你的问题,而是先问你的症状。从全科到分科,从笼而统之到分门别类,这是一门学问进化的必然。

读书和学习也是。想想看,为了通过考试而读的书,为了消磨时间而读的书,为了博闻强识而读的书,为了解决问题而读的书……怎幺可能用一样的阅读方法?

当发现读书无用时,有人因此嘲笑学习,有人因此指责读书这件事,还有人抱怨内容太晦涩、太浅显、翻译品质太差。这些问题也许客观存在,但这些指责和抱怨忽略了最需要对学习结果负责的人──学习者本人。

读书有用还是无用,关键在于学习者是否具备使学习有用的能力。

知识付费是不是风口?这是一个新问题。二○一六年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知乎」、「分答小讲」(编按:现已改名为「在行一点」)、「得到」、「在行」等应用纷纷上线,「喜马拉雅」、「豆瓣」、「微博」也都推出各自的知识付费模式。

据《二○一六年中国网路新媒体使用者研究报告》称,三十三.八%的新媒体用户已经开始为新媒体内容付费,十五.六%的用户有付费意愿但还没有付费行为。

拆书帮虽然是非营利性组织,但彙聚了各个城市最爱学习的一批职场工作者。拆书帮超过六成的会员都参与过某种形式的知识付费,有一位「报课狂人」过去一年在网路学习上投入数万元。

我问他,那些形形色色的线上课程和训练营带给你哪些收穫?他想了一下说,主要是心里踏实吧,开车的时候放一段名师音讯,就觉得「时间没白过,充了点电」。他又说,「后来买了很多课都来不及听。」

过去一年中看似火爆的「知识付费」,其实是由用户的焦虑、恐慌和好奇心驱动的。

在当下这个变幻莫测、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人们都不知道自己将何去何从,于是他们的内心满是「知识焦虑」和「知识恐慌」,这时候,每当有人包装出一个「你必须知道的未来」或是某些「成功之道」时,他们就忙不迭地去一窥究竟。
这种情形像极了家长们热中于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各种功文数学班、写作班、智力开发班、才艺班,而仅仅是因为「别人家都在上,我们不上,输在起跑点上怎幺办?」。

一个大家无法回答的问题是,假如这群焦虑、恐慌的使用者从知识付费产品中感受到的价值并不明确,他们还愿意继续付费吗?[1]

二○一七年三月,「得到」创始人罗振宇披露,「得到」总用户数为五五八.四八万,日均活跃用户数为四五.四五万,专栏日打开率为二十九.三%。也就是说,学习者虽然花了钱,但每天听课的占比不到三成。

这不是个别现象。实际上,「喜马拉雅」等平台的公开资料显示,付费用户的打开率和播放率都在大幅下降。花钱买了却不听的大有人在,且这一类人数的比例在持续上升。各种声音也相继出现,有人说知识付费是「欺骗者的游戏」,有人把「购买知识产品」称作「交智商税」。

此时距离这个风口兴起还不足一年。

有人感慨,移动网路时代,新风口轮番登场,新问题层出不穷,「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但是,付费学习的起起伏伏根本不是新问题呀。因花了钱听不完而感到愧疚的人,请看看自己家的书柜:有多少书是买来而没有看完的?没时间、没精力、记不住、读不下去,其实这些都是老问题。

认为听了也没什幺用,因而冷嘲热讽的人,唱的是「读书无用」的老调:学习没收穫,就指责读书没用、老师不行、内容不好。这种学习能力低下的情况,也是老问题。

大部分人认为自己需要知识付费产品,但又无法从中获得价值,而这并不影响消费者继续付费,因为这些人并不能识别知识,也并不是真的需要这些知识。换句话说,大都数人并不知道自己缺乏哪方面的知识,所以那些大众化且未必有深度的知识必然大受欢迎。

大都数人并不是因为知道自己缺什幺,然后去弥补,而是受社会化媒体、传统媒体和内容演绎者的包装影响而做出选择。

很多知识只是长得像知识而已。

很多人也只是装作很爱学习而已。[2]

经济学早有定论,任何市场要想健康发展,实现「良币驱逐劣币」,从来不是靠卖家的自律,而是靠买方的辨别力。能判断自己需要的课题、分辨各种来源的资讯,也是学习很重要的一项能力。

从商业角度,判断知识付费的价值是看对消费者有没有真正的价值;从教育角度,则看学习者有没有真正地成长。而对成人学习来说,有无成长,归根结柢不取决于平台、模式、内容等,而取决于学习者的学习能力。

知识付费能否持续,关键在于学习能力普遍低下的状况能否得到改善。

新问题层出不穷,比如热门的学习课题──「昨日全民学创业,今日人人树IP」,比如流行的学习工具──「手机让接收资讯空前便利,同时资讯品质大幅下降」。

有些老问题一直没有变,比如学习能力普遍低下的事实。

我最早是在阿里巴巴工作,从销售管理做到培训管理,后来去不同的企业讲课,慢慢有了一点名气。邀请我的企业越来越多,但同时我的自我怀疑也在加剧:那些听我课的学员们在听到新知识的兴奋之后,在经历培训现场的激动之后,在给予高分评价回馈之后……他们到底能改变多少?还是所谓的「听听激动,想想感动,回去不动」?

其实,很多热爱学习的人都有类似的困惑:买了很多书,但没时间看、记不住、读不下去;报名很多线上课程,但听后除了觉得老师很棒,并没觉得自己变得更好。

你可能制订了很多计画:锻鍊身体、学习英语、少玩手机、坚持早起……但大部分都没坚持下来。有时候你可能会想:就算坚持下来了,又能怎幺样呢?

困惑的不只你一人,整个企业管理界以及企业培训师、人力资源管理者、人才发展专家……都希望解决这些问题。而几乎全部解决思考都呈现在:升级教学的理念、教学的设计、教学的技巧、教学的工具……早在智慧手机兴起之前,就有企业大学校长跟我说,如果我们能够让企业培训变得碎片化、移动化、社区化和游戏化,效果就会大不同。为此,他们投资一家企业近千万元人民币,研发数位化学习系统,开发对应的App和微课。

但我从教育训练管理工作和几百场活动实践中总结的经验是:职场工作者学习效果的瓶颈主要不在「教」,而在「学」上。老师们在「教」上升级再多,如果到了学习者那边总是乘以零,那学习效果还是零。你看,现在的微信、微博,其实已经实现了碎片化、移动化、社区化和游戏化,但平心而论,大部分人在手机上的学习效果并不怎幺样。

这两年,读书似乎又热了起来,同时各种线上学习资源越来越多:MOOC(开放式网路课程)、学习类公众号、线上微课、线上训练营和各种大V(编按:身分获认证的微博意见领袖)等。但资讯越多、越繁杂,人们就越需要真正的学习能力,越需要建构自己的知识体系。大部分职场工作者在学习时「听听激动,想想感动,过后不动」的问题本质上没有改变,只是表现形式更加多样化了。

以下是四类常见的伪学习,看看你有没有中招。

第一类伪学习──追逐各类重点精华,无论形式是二十分钟音讯、十分钟影片,还是PPT或者心智图。
第二类伪学习──追捧各类精英,想当然地觉得听了强者的分享,自己也会变厉害,没有能力辨别内容是真棒还是蒸蚌。
第三类伪学习──崇拜各种新知,最喜欢《失控》《从○到1》《人类简史》这样高屋建瓴的图书,看到「你从前对职业规画的认识都是错的」这样的标题就赶紧打开,碰上从量子力学开始讲创业,或者从脑科学出发谈沟通的文章,能兴奋得浑身发抖。
第四类伪学习──沉迷于不解决实际问题的努力。对这类人来说,勤奋、坚持,以及读书、听线上课程的数量本身就是意义。有人奔波于各个社群,有人参加各种训练营,有人立志一年读五十本书,有人坚持每天打卡背单词……

你现在可能不完全认同上述观点,比如为什幺只画重点是伪学习,或者你说的精华跟我说的精华是不是一回事。欢迎你带着质疑打开这本书,在阅读中独立思考。本书会把每个观点的前因后果都展示给你。

当然,伪学习也不见得都不好。最终,有人学成了大侠,武艺高超;有人学成了大夫,治病救人。只是大侠和大夫都凤毛麟角,大部分人并没有什幺成长。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有些人翻了一堆书、收藏了一堆精华文章、参加了一堆微课之后,以为自己已经聚沙成塔,其实还是一盘散沙。

那幺,对于成年人或职场工作者来说,怎样实现真正的成长呢?

移动网路时代,可供接收的讯息量空前氾滥,但能否真正地通过学习达到预期的效果,关键还在于学习者自己:

第一,学习者是否有足够的学习能力,可以化为己用,可以处理资讯,可以解决问题。归根结柢,学习者是否能够达到知行合一。

第二,学习者是否有自己的知识体系,可以反求诸己,可以触类旁通,可以举一反三。是否可以不断升级,最终成为专家。

拆书法是锻鍊成人学习(或者说自我导向学习)的有效工具。本书的目标是通过掌握拆书法,全面提升成人学习能力、建构个人知识体系。

注释
[1] 转自微信公众号「三节课」(ID : sanjieke),作者:黄有璨。经授权引用, 略做修改。
[2] 转自微信公众号「张记杂货铺」(ID : zhangleo),作者:张亮。经授权引用,略做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