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菲律宾申搏sunbet官网下载】网站
数字快报_知识知道
主页 > 数码模型 >拱门一变二‧先建后拆‧槟州国阵民联互推诿责任 >

拱门一变二‧先建后拆‧槟州国阵民联互推诿责任

2020-07-11
浏览次数 679次

拱门一变二‧先建后拆‧槟州国阵民联互推诿责任(槟城31日讯)槟城植物园拱门建了即拆的风波在槟州掀起滔天巨浪后,当年决定兴建拱桥的槟前朝州政府――国阵,与执掌槟州的民联政府互相推诿责任,前者指此事责任在民联政府,而后者指国阵必须负起全责,让原本已对此事感到极为不满的百姓更为气愤。早在2007年,前朝国阵政府掌权时,非政府组织便向槟州政府呈上建议书,要求在拱门地点兴建一座“睡莲池”(Lily Pond),让民众或游客一抵达植物园便有好心情。前槟州旅游事务委员会主席邓章耀指出,建睡莲池与拱门的计划都是在第九大马计划同一拨款下的计划,但拱门计划却招致非政府组织的反弹,所以该计划已被当时的州政府否决。据了解,植物园拱门计划是在2005及2006年期间,首次由当时的植物园主任提出,并在绕过委员会的情况下,在第九大马计划下提出申请。计划获批准后,才被州政府发现,但因拱门与植物园的大环境不协调,所以州政府否决获批准的计划。虽然中央政府后来遵循当时的国阵州政府的决定,取消建造拱门的计划,不过,相关单位较后再提呈有关计划,最令人惊讶的是,该单位索性建议当局一口气建造两座拱门,结果,顺利获当局批准。吁拟植物园法令邓章耀说,睡莲池的计划当时获通过,但因308大选后槟州改朝换代,以致该计划没下文。“可是,植物园较后呈上修改后的图测,又出现拱门计划,这到底是谁通过的?”他说,拱门事件暴露出民联州政府缺乏监督的弱点,虽然建造拱门的款额来自中央,但负责槟州旅游委员会的行政议员罗兴强必须跟进计划的进度,以免出现疏漏。此外,他吁请民联政府,延续前朝政府的步伐,在槟州立法议会通过前朝政府于308大选前拟定的植物园法令,赋予植物园委员会更大权力,以把植物园的地段纳入法令。“未来若要转换植物园地段的用途,有关单位必须得到槟州立法议会的批准,以便可永久保留这块绿肺。”刘子健:决策草率致财物损失槟州农业及农基工业、乡区发展及治水工程委员会主席刘子健指出,决策过于草率,足以造成财物损失,并付出环境遭破坏的代价。他说,拱门是延续自前朝政府的计划,当时州发展官曾致函民联政府,若不进行这项工程,中央政府将抽回拨款。“前朝政府开始构思计划时,缺乏与植物园相关单位磋商,最后事实证明计划在决策时,悠关环境的工程须徵询相关单位及专家的意见,以避免草率决策,造成不必要的损失。”任何工程都要儘快实行,但同时候必须讲求效益,唯有两者併行,才能得到好的结果。水上广场变水上花园当局未来将以水上广场(Water Mall)的概念,为拱门“遗址”注入新景观,届时,民众到此一游时,就仿佛走入购物商场,各种类的绿色“商品”(水生及天然植物)将尽收眼帘。这项耗资150万令吉的水上花园,是以4座大池、2座中池和1座小池组成,大池旁还附有一大片草地。这项工程是在去年12月20日动工,池塘种植其他水生植物作点辍。如今抵达植物园大门前,便可看到绿色草坪上中间,有7座不同型状的水池,里头栽种各式水上植物,绿意盈然的景象即现眼前。目前,此计划仍由旅游部委任的承包商管辖,该部委任植物学专家黄赐平出任顾问,以协助水上花园的种植。槟州政府委任的植物园总管东姑依朵拉披露,第一阶段的工程完成,因此预料近期旅游部将会把管理权移交给植物园。料近期移交管理权“确实移交管理权的日期仍未定。我们计划之后还会在水上花园多栽一些植物。”依此计划,水上花园的水池里将种植巨莲、马达加斯加巨竽、荷花等上百种的水性植物,营造百花齐放的画面。叶长两公尺的维多利亚王莲(Victoria)更是吸人眼球,当局会将山上流下的溪水引入池塘,製造休闲自然的流水设计。马达加斯加巨型芋头成熟后,可达6呎高,花朵有9吋大,目前全马只在黄赐平家里的花园内可以找到。非政府组织盼参与决策植物园是槟城一处独特的天然美景,丛林茂密,是国内外游客常到的热门景点。除了是各类植物品种的宝库,也是槟城的一座“绿肺”,是人民漫步、晨跑、做操,或呼吸新鲜空气的好地方。槟城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哈末依里斯说,当局当初规划植物园扩建工程时,并未徵询非政府组织及槟城人民的意见,工程进行时引发诸多争议,破坏绿色景观。他质疑,当局在提出改善建议时,是否作过任何调查,以了解植物园最吸引本地人及旅客到访的原因,抑或这只是一个当权者一时兴起、突发奇想的“建设”?最后却浪费公款。大马自然之友槟城分会顾问甘达古玛吁请槟州政府未来若再面对类似问题,应直接与中央磋商,寻找解决方案,以免重蹈拱门的历史。“政府委任东姑依朵拉出任植园总管一职,是走对方向,显示出州政府意识到有关问题。我希望非政府组织未来能在决策方面扮演更积极的角色。”民众:森林应保持原状几乎每週都到植物园晨跑的59岁男子王先生说,植物园应该是一个让人感觉悠闲的地方,而属于大自然一部份的森林应该儘量获得保持原状,不该再兴建钢骨水泥的建筑物。偏偏当时拱门却耸立在大门前,在他看来根本毫无意义,不只成本高,且没有象徵性意义。“我们应该以大自然景观来吸引游客,为植物园添加绿意,而不是摧毁它。”他认为,外地旅客到此一游,要看的是大自然景观,种类繁多的植物品种和草药,不是大型的建筑物,因为这种庞大的建筑物,游客在国外早已屡看不鲜。此外,每天陪妻子到植物园散步的69岁男子黄先生则批评植物园当局管理不当,使到园内的建设与花草都大不如前。对于拱门事件,他说,当局早在设计拱门的当儿,就应该审察其外观设计是否美观,而不是等拱门建起后,才基于各种原因将之拆除,这岂不是白白浪费人民的纳税钱。‧2011.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