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访问【菲律宾申搏sunbet官网下载】网站
数字快报_知识知道
主页 > 数码模型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2020-08-12
浏览次数 345次

1997年4月,一位身穿护士製服的妇女怀裏抱着一个出生三天的婴儿,从南非开普敦的格罗特·舒尔医院走了出来,而婴儿的母亲此时正躺在床上睡觉。

17年后,这个被偷的孩子通过一张自拍照,偶然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一张自拍照

2015年1月,正是南非开普敦一所高中的开学日,17岁的米歇·所罗门(MicheSolomon)被其他几个学生围着,他们兴奋地告诉米歇有一个新学生卡西迪·诺尔斯(CassidyNurse),比她小三岁,但是她们看起来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起初米歇并没有在意,但是当这两个女孩在走廊相遇时,米歇说她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解释的联係。

米歇说:“我几乎觉得我认识她。这真是太恐怖了,我都不知道为什麽我会有这样的感觉。”

尽管年龄不同,却没有阻止米歇和卡西迪的交往。

米歇有时会和卡西迪一起去卫生间,并给卡西迪梳头或者补补口红。

当有人问米歇和卡西迪是不是姐妹的时候,她们总会开玩笑地说:“我们也不知道呢,也许我们是另一个自己呢。”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就是这张自拍照,牵出了多年前发生的绑架婴儿案

有一天两个女孩一起自拍,并把照片给朋友们看,连朋友们都忍不住问米歇是不是真的可能是被收养的,但是米歇坚持说,自己并不是被收养的。

米歇和卡西迪回家后也给他们的家人看了那张照片。

米歇的母亲拉沃娜称女儿为“公主”,常常和女儿一起逛商场、看电影,她也感歎两个女孩长得非常相像。

米歇的爸爸迈克尔说,他认识女儿新朋友卡西迪的父亲,卡西迪的父亲开了一家电器店,他有时会去那边买东西。

卡西迪的父母塞莱斯特和莫恩·诺尔斯看了这张照片后,却一直盯着照片,并且让女儿在下次和米歇见麵的时候,问问米歇是不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的。

卡西迪真的去问了,米歇听后反问道:“你怎麽知道?你是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了吗?”

事实上,米歇就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的。真相到来那一天

几周后,米歇在上数学课的时候,突然被叫到了校长办公室,那裏有两名社工正在等她。

他们给米歇讲了关于一名女婴的故事,这个名叫泽凡尼·诺尔斯(ZephanyNurse)女婴,17年前刚生下来三天,就在开普敦的格罗特·舒尔医院被人绑架,一直没有找到。

米歇听着故事,但是不确定社工为什麽要告诉她这些。

社工解释道,有证据表明米歇很可能就是多年前被带走的那个女婴。

米歇压根不敢相信,她说自己并不是在格罗特·舒尔医院出生的,而是在距离这儿20分锺车程的静养医院出生的。然而,社工说那家医院并没有米歇的出生记录。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拉沃娜和婴儿时期的米歇在家中的合照

米歇虽然难以置信,但还是同意进行DNA测试。

米歇说:“我非常信任我的妈妈,她不会骗我,尤其是关于我是谁我来自哪裏的问题。”

但是,事情并没有如她所愿,DNA测试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并且表明米歇就是17年前那个在格罗特·舒尔医院被人偷走的女婴。

米歇很震惊,感觉生活都失控了。被真相改变的生活

这个被偷走的女婴的故事,在将近20年后偶然被人们发现了真相,这件事成为了南非和世界各地的新闻头条,改变了米歇原本平静的生活。

米歇被告知她将不能回家,再过3个月等她满18周岁时,就可以自己决定生活,而在那之前她只能待在别的安全的地方。

接着,米歇得知更加令人震惊的消息:拉沃娜,那个她从小就相信是母亲的人被逮捕了。

“这让我崩溃了。”米歇回忆道,“我想要问她,为什麽我突然就变成了别人的孩子。”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8个月大的米歇和抚养她长大的“父亲”迈克尔

拉沃娜的丈夫迈克尔在接受警察审问的时候,米歇也在场。

“我能看到他脸上显而易见的压力,还有他眼裏的血丝,我真的很害怕。”米歇说,“我父亲很温和的。他是我的支柱,是我的爸爸。”

警方想知道迈克尔是否参与了绑架计划。

迈克尔说拉沃娜怀孕了,她隐瞒了流产的事情,然后伪造了剩余的怀孕时间,直到偷走了女婴,假装是她自己生的孩子。

警方因没有证据证明迈克尔知道并参与这场绑架,释放了他。

拉沃娜因被控绑架和谎称自己是孩子的母亲而被拘留。

亲生父母距离只有5公裏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米歇的亲生母亲塞莱斯特和她的第二个孩子卡西迪

尽管米歇的亲生父母,也就是卡西迪的父母后来又生了第三个孩子,但他们从未停止过寻找17年前被绑架的女婴,并且即便两人后来离婚了,还每年庆祝她的生日。

他们不知道的是,被偷走的孩子原来一直就在附近!

两户人家的距离只有5公裏远,迈克尔在踢足球时,当年还是个小孩的米歇也常常在球场上跑来跑去。

米歇和亲生父母在警察局团聚,但是米歇说:“他们拥抱我,并且哭了,但是我觉得不太对劲。”

米歇感到很混乱,一边是亲生父母兴高采烈,不顾一切地想要弥补这些年来对她迟到的爱,但对米歇来说他们却是陌生人。而另一边,米歇爱的人却悲痛欲绝,甚至母亲还要坐牢。迟来的审判

对拉沃娜·所罗门的审判,于2015年8月在开普敦高等法院进行,米歇和她的亲生父母都在场听取了拉沃娜的证词。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拉沃娜蒙着脸到达开普敦高等法院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拉沃娜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她告诉法庭,她曾多次嚐试怀孕,但是在几次流产后决定收养一个孩子。拉沃娜说,她一直在接受生育治疗,后来一个名叫西尔维娅(Sylvia)的妇女给她提供了一个婴儿,西尔维娅告诉她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生下了这个孩子,却不想养育她,希望拉沃娜可以收养她。

然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西尔维娅的存在。

此外,一名目击者称,在塞莱斯特睡觉的时候,曾看到一名身穿护士服的女子抱走了女婴,而这名目击者认出当年的女子就是拉沃娜。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米歇的亲生父亲莫恩在判决后离开法院

2016年,拉沃娜·所罗门因绑架、欺诈和违反《儿童法》而被判入狱10年。法官还批评她在审判中毫无悔意。选择了原谅

米歇说:“我当时想,没有妈妈,我该怎麽度过我的一生呢?”

后来,米歇去监狱探望了拉沃娜,这是从社工到学校找她后,米歇第一次和拉沃娜说话。

米歇说:“第一次见麵是隔着窗户的见麵,我看见妈妈穿着女囚的衣服,我的心都要碎了。”

米歇表示她真的很想知道真相,想知道拉沃娜把她从医院带走的那天都发生了什麽。

“我告诉她,因为我实际上不是你的孩子,我原本该是别人的孩子,但是你带走了我改变了我的命运。

”是你伤害了我,你骗我说我是你的孩子,但你却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如果你以后还想再见到我的话,你就得坦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麽。”米歇这麽对拉沃娜说。

然而拉沃娜只是告诉米歇,她总有一天会说的。

米歇说她没有任何怨恨,毕竟生活还得继续。

拉沃娜知道米歇原谅了她,也知道了米歇仍然爱她。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现在的米歇

一切都变了,一切仍然没变

如今,自从米歇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已经过去4年多了。

2015年4月底,已满18周岁的米歇曾考虑搬去和自己的亲生父母住一起,但最终她没有这麽做。

米歇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家庭生活一团糟。所以我做了一个稳妥的决定,搬回迈克尔那裏,那裏是我的家。”

米歇一直在努力和她的亲生家庭建立联係,但她说,有时候她甚至会觉得是他们把“母亲”带走的,这让她很讨厌。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

▲迈克尔抱着米歇的女儿在去探监的路上

米歇仍然会去监狱探望拉沃娜,那裏距离她住的地方约120公裏,路程很长,有些不方便,尤其是在米歇有了两个孩子之后。

拉沃娜将在6年后出狱,米歇说她希望时间能过得快些,她还住在家裏,等妈妈回来。

也许令人惊讶的是,米歇选择保留她现在的名字,而没有选择用回刚出生时取的名字——泽凡尼·诺尔斯。

尽管她发现抚养她这麽多年的人实际上绑架了她,但她还是在心裏把她当成了母亲。

“我想我一开始就讨厌泽凡尼这个名字。”米歇说,“这个名字带着那麽强烈的力量,不请自来,带给我很多痛苦,但泽凡尼是事实,17岁的米歇是个谎言,所以我设法平衡了这两个名字,叫我泽凡尼或者米歇都可以。”

:BBC长文:一张自拍照牵出17年前的婴儿绑架案(图)